主题: “年味儿”之“请年.送年”

  • 松溪酒徒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850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19/2/12 17:31:10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平泉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~~~因为父母在农村老家,每年的春节都回老家过。每当此时,城里的朋友就说:“老家好,过年有氛围”。
~~~其实,在当今这个不缺吃穿、平时和过年一样、没啥念想的时代,老家的春节,除了大年夜平时寂静的小山村一下子灯火通明、正月初一一大早全村挨家拜年之外,其它就是吃吃喝喝、打打麻将,情形和街里差不多,也没啥特殊氛围了,所谓的“年味儿”也越来越淡了。

~~~仔细想想,要说特殊的“年味儿”,就属“请年”与“送年”了。正如“生活需要仪式感”,“请年”与“送年”就是春节中非常具有仪式感的事情了。

~~~大年三十傍晚,整个家族的所有成年男人,一家一个代表,都聚到“老家局儿”——-祖祖辈辈供奉祖先、一代一代流传的老院儿(现在是我五叔家),等天黑了,点数人数:大大爷、二大爷、七叔、四哥、三侄子……,都到齐了,五叔一发话:“请年去吧。”家族人拿着灯笼、香表,拥拥挤挤奔东而去,攀上东坝堰,来到东大地,选一块平整干净、没有柴草的地方,朝着东北角祖茔地的方向,点上香,插到地里,点燃纸表,家族的长者嘴里念叨着:“过年了,请老祖宗回家过年了啊!”待纸表燃尽,有的人拎着灯笼在前头照着引路,有的人双手端着点着的香,一群人守护跟随,浩浩荡荡地回到五叔家。

~~~与此同时,五叔在家正紧张的忙火着,在预先打扫的屋子里,正中的墙壁上挂上“家堂轴子”,前方摆上长条桌,上面摆满了各式糕点、水果、白菜芯上罩红粉条用冻豆腐围着盘子的供品,点上两支粗壮的红腊烛,再摆上酒杯、筷子,正中间摆放一个装满粮食的“半升子”作为独特香炉。“请年”的队伍回来后,把端着的香插到“半升子”里,全族人齐刷刷的跪在地当中,点燃纸钱,五叔洒酒浇奠,众人咚咚给“老祖宗”磕头,以示欢迎“老祖宗回家过年”。

~~~仪式结束了,五叔在院子里燃放鞭炮。各人各自回家,将事先准备好的两根匀称细长的木棒,放到大门口、屋门口各一根,叫做“拦门杠”,意思是让“老祖宗”们消消停停、安心舒心的在家过年;同时也防止无人孝敬、无家可归的魂灵“串门儿过年”,或者是得些道行的野外生灵借机蹭享供享。搁上“拦门杠”,家家燃放鞭炮以庆祝。

~~~大年三十以及大年初一的夜晚,家族人聚拢到“家堂”,陪“老祖宗”说话。遥想几十年前的情景:没有电灯,没有暖气,没有过多的食品,全族人围坐在热炕上,守着炭火盆,嗑着半盘瓜子,随意聊天,有长者讲着古老而又冗长的故事,烛光映照着一张张听的津津有味、喜笑吟吟的面孔,不时有半大小子发出“嘿嘿嘿”的傻笑声。烛光中,中堂上书绳头小楷“刘门之宗祖”、“一世祖先考…先妣”、“七世祖先考…先妣”的“家堂轴子”熠熠生辉,两旁悬挂的“水源本本分九族不分远近,祖功宗德供万代莫辨旧新”的对联更是闪闪发亮。想来充满了温馨。而操持“家堂”的人家,这两天有不能脱衣服睡觉、小孩子不能在屋里撒尿、不能斥责高声等礼节,要对“老祖宗”充分尊重,让他们感受到回家过年的尊重和温暖。

~~~除夕之夜,守岁之时。待到接近零点,小村响起此起彼伏的鞭炮声,灿烂的烟花映照了五彩的夜空。这是“发纸”了,各家各户的主妇们煮开饺子锅,在“天地”、“财神”、“灶王”、“保家仙”、牲畜圈、粮食垛、大门口等处,烧纸,浇奠,磕头,口中念念有词,无非是祈求保佑五谷丰登、家和事顺。其庄重的态度,足以让“不相信迷信”的清高人士油然而生“仪式感”。

~~~此时,家中男丁,一手端着饺子碗,一手拿着香纸表,来到“家堂”。五叔操持着点香、燃纸、倒酒,族人跪在地当中,冲着“家堂轴子”给“老祖宗”们磕头,嘴里高喊着:“给老祖宗磕头啦!”以前,除了给“家堂轴子”上题名的“老祖宗”磕头,还要给健在的长辈老人磕头,嘴里喊着“给五爷爷磕头啦!”“给二大爷磕头啦!”……虽然老人端坐在家听不见,但头磕的毫不含糊,咚咚直响。在“家堂”祭拜完毕,各人才回各家,吃饺子,吃“年夜饭”。

~~~回家的路上,如果遇到族人、邻居,就互相问好拜年。早些年,都是除夕夜拜年,一拨又一拨的人,挨家拜年,小村迎来了一年一度的不眠之夜。现在,人们似乎懒惰了,也许是更体谅别人怕打扰休息,晚上拜年的几乎没有了。看完央视的春节联欢晚会,大都关门睡觉了。等到正月初一一大早,家家早起吃饭,然后自由结队,挨家挨户去拜年。早时候一进屋门忽啦啦跪倒一片高声拜年、长者回礼高喊“别磕了,留着长个吧”的情景不见了,都是双手作揖,嘴里喊着还算有特色的拜年话:“好大爷!好大娘!”“好二哥!好二嫂子!”……约一个小时,走完了长辈家,各自散去打麻将了。有人偷偷看看微信计步器:走了五六千步。

~~~等到了正月初二晚上,天擦黑了,族人们又聚到“家堂”前,齐刷刷的跪在地上,五叔又开始点香、燃纸、倒酒,把饺子汤倒点、碗供到桌上,嘴里念叨着:“老祖宗们,再好好吃点喝点,一会就回去过日子去了昂。”待纸烧尽,用黑纸把这两日的纸灰包上,撤了“拦门杠”,依旧是有人在前头打着灯笼照路,有人端着点着的香,有人拿着纸和纸灰,再次来到东大地“请年”的地方,插上香,点燃纸,撒掺纸灰,还是长者念叨着:“老祖宗们,年也过了,节也过了,阴阳一理,谁都得过日子,回家过日子去吧!好好过日子昂,来年春节再请你们回来过年昂!”烧完纸,众人咚咚磕三个头,有人放两个“二踢脚”,嗵~呯!几声,意思是让“老祖宗”们别再留恋、麻溜地赶紧回去过日子。与此同时,五叔又在家取下“家堂轴子”,小心翼翼地卷好,放到箱柜里,待到来年春节再用。

~~~送完了年,似乎真的如长者所说“年也过了,节也过了”,好过的年节难过的日子,感觉“年味儿”一下子就淡了。看看田地中或明或暗的香头,看看已然取走“家堂轴子”空旷苍白的房屋,心中莫名的怅怅然。

~~~惆怅之际,也得回归理性。日子还要一年一年过,而且要过出“仪式感”。“请年”,是满心欢喜,总结一年;“送年”,也要舍别离情,继续实干。祭祀逝去的祖先,明白我们从哪里来,别忘了我们的根;善待眼前的“祖宗”(父母、长辈),知道自己该怎么做,别以后留下悔歉。

~~~年年过年年年过,“年味儿”多品“请年”“送年”间。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